SDP:被释放出的恐惧(三)

作者: Iñaki Baz Castillo(原文链接) 翻译:刘通 原标题:SDP: Your Fears Are Unleashed 前文连接:SDP:被释放的恐惧(二) SDP是用来通知的? 让我们重新思考一下: 在上述所有的场景中,我们都没有兴趣建立一个新的DTLS关联。而是发送一个完整的SDP给另一方来通知与RTP流相关的改变。没有别的。但是,WebRTC“API”规定的“完全重新检查”

SDP:被释放出的恐惧(二)

作者: Iñaki Baz Castillo(原文链接) 翻译:刘通 原标题:SDP: Your Fears Are Unleashed 前文连接:SDP:被释放的恐惧(一) ORTC简单概述 在长时间从事ORTC之后我才能说这是合适的做法。这离完美差的还很远,尤其是当它处理发送/接收RTP参数的时候。但是,与SDP机制不同,它准确的将不同通信层分成单独的模型和类,使它变得更加开发者友好,更容易理

SDP:被释放出的恐惧(一)

作者: Iñaki Baz Castillo(原文链接) 翻译:刘通 原标题:SDP: Your Fears Are Unleashed   我们在webrtcHacks中已经更新了很多关于会话描述协议的文章(例如《如何通过修改SDP来限制WebRTC带宽》)。为什么?因为它往往是WebRTC中最容易困惑但又很关键的一方面。也是最有争议的。之前WebRTC对SDP讨论导致了与之并行的OR

WebRTC在低延迟媒体流之中的地位

作者:Tsahi Levent-Levi(原文链接) 翻译:刘通 原标题:The Role of WebRTC in Low-Latency Media Streaming Adobe最近给Flash写了一篇讣告,宣布Flash将在2020年退出历史舞台。我们已经知道了Flash大限将至,所以应该好好地来选一选它的替代品了。 使用Flash的一大好处就是它依赖RTMP协议所提供的媒体推流功能。现在

WebRTC应用可能出现的网络错误

作者:Anton Venema(原文链接) 翻译:刘通   为什么一个视频通话在某个环境下可以进行的很流畅,但是换了个网络环境就会变得很差?为什么一个音频通话一直在正常运行,却突然一下终端了呢? 有些是时候造成这些问题的原因是程序中存在bug。特别是安卓,简直臭名昭著,经常出现程序在一个设备上可以完美运行,但是换到另一个设备就崩溃的情况。 与iOS不同,iOS是的软件和硬件都是依据严格的

WebRTC带宽估计

作者:Gustavo Garcia(原文链接) 翻译:刘通   带宽估计可能是WebRTC视频引擎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了。带宽估计(BWE)模块的任务是决定你可以发送多大的视频流且不会造成网络拥塞,以此来保证不会降低视频质量。 在以前的带宽估计算法还是十分基础的,大体上是基于丢包而设计的。通常我们在开始慢慢的增加视频的比特率,直到我们检测到丢包为止。为了检测丢包,你使用标准的RTCP反馈,其

WebRTC数据通道的5个用处

ArinSime 数据通道在WebRTC生态系统中通常扮演着二等公民的角色。WebRTC越来越受的关注是因为它能够非常简单地通过JavaScript来控制用户电脑的摄像头和麦克风。 WebRTC P2P架构中的音视频联合给了很多涉及安全的视频聊天应用很大的发展机会。远程医疗应用,浏览器上视频会议,协同工具,远程交互解决方案等等,所有这些有趣的应用都是基于WebRTC视频聊天工能。 像我们这些花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