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utter-webrtc 全平台RTC插件

我是flutter-webrtc 2作者 (网名 ~鱼,人送外号: 鱼老大),从事VOIP,SIP,RTC开发多年,18年初偶然机会接触到Flutter框架,在此之前因为SIP/RTC客户端开发尝试过各种客户端开发方式,从原生到h5,从Cordova到RN,始终没有找到满意的方案,直到遇到Flutter,一个可以支持全平台的前端框架,利用业余时间我开始尝试编写flutter-webrtc 2插件,

我们如何使用IoT和计算机视觉为远程工作人员构建替代机器人(三)

给机器人增加计算机视觉 我们想,如果机器人可以识别人体,并对人的手势和动作做出反应(这样机器人会更加人性化),那不是很棒吗? 一项最近发布的项目PoseNet引起我们的注意。此项目主推“机器学习模型,可用浏览器实时估算人体姿势”。因此我们对此项目进行了深入研究。 此项目神经网络的性能惊人,特别是当我们在浏览器中的TensorFlowJS上运行它时。与从RaspberryPi运行它相比,我们可以获得

我们如何使用IoT和计算机视觉为远程工作人员构建替代机器人(二)

在商量如何解决此问题时时,我们想到了WebRTC,它可以满足我们的要求。 WebRTC适用于网真、对讲及VoIP软件,因为它具有非常强大的标准和现代协议,功能种类众多并可与Firefox、Chrome、Opera等各种浏览器兼容。 WebRTC在UV4L流媒体服务器中的扩展允许用户按照WebRTC协议的定义,实时从音频、视频和数据源中传输多媒体内容流。 具体来说,我们使用了UV4L中包含的WebR

如何使用IoT和计算机视觉为远程工作人员建造替代机器人(一)

Tryolabs的客户和合作伙伴遍布全球各地,所以我们有远程协作的传统。无论我们身在何处,我们都可以使用Slack、Google Hangouts和Zoom工具开会。这样做的好处是产生了在家办公政策,使我们可以随心所欲地在家办公。 不好的一点是,如果我们采取远程办公的方式,那么在没有接入会议时,我们是体会不到会议之外(线下)的乐趣的。所以如果我们不在办公室时,办公室里有一个机器人代表我本人,向我们

使用WebRTC网络跨设备共享文件的新方法(二)

分块文件 在之前的示例中,如果我们选择传送一个大于100KB的文件,则很可能不会成功,这是因为WebRTC通道有某些限制。 所以,小文件可以通过WebRTC一次性发送。但是如果要传输较大文件,最好把我们的文件分成较小的文件块,并对应发送每个文件块。ArrayBuffer和Blob都有slice函数,这使上述操作更加容易。 我们一直在数组缓冲区中分块文件,直到不能再分块为止! 让我们讨论一下分块操作

使用WebRTC网络跨设备共享文件的新方法(一)

网络共享文件有多种方法。比如将文件上传到服务器并共享一个链接,其他人就可以使用该链接下载该文件。虽然这种共享数据的方法屡试不爽,但我希望能更多使用 “设备到设备”的共享方法,而不是“设备-服务器-设备”来解决问题。 我一直在思考用蓝牙,NFC,WiFi共享等技术来解决这个问题。虽然我喜欢这些技术,但老实说,它们在速度,范围和整体体验方面还是有些不足。 相反,Web可以全球联网并保证设备网速。体验过

WebRTC SFU中发送数据包丢失反馈

WebRTC SFU的职责之一是接收和发送RTCP数据包。RTCP数据包包括关于音频和视频流的不同类型的反馈,并且最重要的RTCP数据包是接收器报告(RR). RR数据包从媒体流接收器发送到该媒体流的发送者。在SFU的情况下,RR由SFU产生,并发送到媒体流发送器,并且还从每个流接收器发送到SFU。(如图1)。 RR数据包内发送的反馈包括用于计算网络引入的往返时间延迟,抖动和信息丢失。 这些RR数

二分浏览器错误

当大规模运行WebRTC时,最终会以遇到问题和频繁的回归结束。能够快速识别出问题所在是防止Chrome Stable中的归档降级或调整自己代码以避免问题的关键。Chrome的bisect-builds.py工具使这个过程比你想象中容易得多。来自appear.in的Arne为你提供了一个示例,说明他是如何使用它解决最近出现的问题。 本文中,我将会逐步解释Chrome的更改是如何触发appear.in

撸一个多人视频聊天 — 前端 WebRTC 实战(一)

  前言 【 从头到脚 】会作为一个系列文章来发布,它包括但不限于 WebRTC 多人视频,预计会有: WebRTC 实战(一):也就是本期,主要是基础讲解以及一对一的本地对等连接,网络对等连接。 WebRTC 实战(二):主要讲解数据传输以及多端本地对等连接、网络对等连接。 WebRTC 实战(三):实现一个一对一的视频聊天项目,包括但不限于截图、录制等。 WebRTC + Canva

关于H.264我学到了什么(Tim Panton)

距离WebRTC编码战缓和结束已经有几年了。H.264已经存在了超过15年,因此很容易掩盖使它工作的错综复杂的问题。 Tim Panton正在进行一个无人机项目,他需要一个轻量级的H.264栈供WebRTC使用,因此他决定建造一个。这当然不是我最推荐的做法,但是Tim表示这可能是一个启发性的试验。在本文中,Tim一步一步向我们介绍他使视频工作的步骤。你还可以通过阅读介绍H.264的RFC规范来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