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H.264我学到了什么(Tim Panton)

距离WebRTC编码战缓和结束已经有几年了。H.264已经存在了超过15年,因此很容易掩盖使它工作的错综复杂的问题。 Tim Panton正在进行一个无人机项目,他需要一个轻量级的H.264栈供WebRTC使用,因此他决定建造一个。这当然不是我最推荐的做法,但是Tim表示这可能是一个启发性的试验。在本文中,Tim一步一步向我们介绍他使视频工作的步骤。你还可以通过阅读介绍H.264的RFC规范来得到

视频会议的开发与探索(三):WhatsApp的世界更加狂野

WhatsApp是另一个支持视频会议的App,核心实现思路没有使用WebRTC。而是使用了PJSIP,包含有一些WebRTC代码,也包含大量的其它代码,并且先于WebRTC开展。我模糊化了这个实现,来观察它是否与WebRTC和FaceTime结果一样。 模糊化准备 PJSIP是开源的,所以在Android WhatsApp binary可以轻易见到PJSIP代码。因为PJSIP使用了开源的libs

视频会议的开发与探索(二):享受 FaceTime

FaceTime是Apple给iOS和Mac提供的视频会议App.它是闭源的,核心功能未使用任何第三方库。我想知道模糊化FaceTime音频和视频流的内容是否会导致与WebRTC相同的结果。 模糊化准备 Philipp Hancke 在2015年对FaceTime的结构进行了出色的分析。与WebRTC相似,以SDP格式交换发信信息,接着使用RTP传输音频视频流,观察FaceTime在Mac上的具体

Chrome 70使用getDisplayMedia()进行屏幕捕捉

原文标题:Screen Capture in Chrome 70 With getDisplayMedia() 链接:https://blog.bitsrc.io/build-a-webcam-communication-app-using-webrtc-9737384e84be Chrome 70使用getDisplayMedia()进行屏幕捕捉 在Eede之后,Chrome是第二个通过navi

使用WebRTC创建一个网络摄像头通信App

原文标题:Build a Webcam Communication App using WebRTC 作者:‘Flavio Copes’ 使用WebRTC创建一个网络摄像头通信App WebRTC是一个协议,允许人们使用JavaScript在两点之间创建实时通讯。 我们可以用这个结构使两个或更多浏览器之间实现直接交流,而不需要中心服务器。 服务器只需要在连接的时候被使用,因

在Janus中抓取WebRTC流量

原文标题:Capturing WebRTC traffic in Janus 作者:'Lorenzo Miniero' 在Janus中抓取WebRTC流量 抓取WebRTC流量看起来相对简单,大多数情况下确实是这样:你只需要在其中一人的机器上安装类似tcpdump或wireshark的抓包工具,然后查看产生的文件,大多数情况会是.pcap或.pcapng文件。这些活动对于诊断连接问

断点:WebRTC SFU负载测试(一)

原文标题:Breaking Point: WebRTC SFU Load Testing (Alex Gouaillard) 作者:‘Alex Gouaillard’ 断点:WebRTC SFU负载测试(一) 如果你允许多人加入WebRTC通话,你可能会以SFU结束。计划如何分配容量比较困难-通常会进行估计,SFU应该放在哪里,它们将会消耗多少带宽,你需要何种服务器。 为了

Distord如何使用WebRTC处理250万用户同时进行的音频交流

原文标题:How Discord Handles Two and Half Million Concurrent Voice Users using WebRTC 作者:‘Jozsef Vass’ Distord如何使用WebRTC处理250万用户同时进行的音频交流 在最开始,我们在产品方面做出了用户可以感受到的改变,这让你与朋友玩游戏时,Discord非常适合你们之间的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