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H.264我学到了什么(Tim Panton)

距离WebRTC编码战缓和结束已经有几年了。H.264已经存在了超过15年,因此很容易掩盖使它工作的错综复杂的问题。 Tim Panton正在进行一个无人机项目,他需要一个轻量级的H.264栈供WebRTC使用,因此他决定建造一个。这当然不是我最推荐的做法,但是Tim表示这可能是一个启发性的试验。在本文中,Tim一步一步向我们介绍他使视频工作的步骤。你还可以通过阅读介绍H.264的RFC规范来得到

Zoom的Web客户端如何避免使用WebRTC?

原文标题:How Zoom’s web client avoids using WebRTC 作者:‘ Philipp Hancke’ Zoom的Web客户端如何避免使用WebRTC? Zoom的Web客户端可以在用户不下载它们App的情况下加入会议。Chris Koehncke很高兴能看到它是如何工作的。这确实有效,不必花时间下载App.并且视频质量可以接受,对此我们愉快

Web上不可见的负担:视频编解码

原文标题:An Invisible Tax on the Web: Video Codecs 作者:‘Judy DeMocker ‘ Web上不可见的负担:视频编解码 目前存在一个事实,我们需要花钱才能观看网上视频,即使是在像YouTube这样的免费网站。那是因为Web上大约五分之四的视频依赖一个叫做H.264视频编解码的专利技术。 一个编解码器指的是一个软件,它可以把大的

H.264被列入了WebRTC所需的编码器

原文标题:H.264 finally a first class citizen in WebRTC stacks 作者: “agouaillard“ H.264被列入了WebRTC所需的编码器 WebRTC 把H264和VP8都列入了WebRTC所必需要支持的视频编码器。同时联播可以同时使用多个编码器提供同一个媒体不同的分辨率来供人们选择以适应带宽波动(和其它)。不幸的是,libwebrtc没有

YouTube是如何使用WebRTC的

作者:Philipp Hancke(原文链接) 翻译:刘通 原标题:YouTube Does WebRTC – Here’s How   我周二登录了一次YouTube,注意到右上角有一个新的摄像头图标,并写着“Go Live(New)”,所以我点了一下它试试看会发生什么。事实证明,你现在可以直接从浏览器进行直播。这听起来真的很像WebRC

改进而不改变VP9 — 1

作者:Alex Eleftheriadis,Vidyo(原文链接) 翻译:刘通 原标题:Improving VP9 Without Changing It   Vidyo最近公布了自己对可扩展VP9的编码器实现,相较于WebM的开源VP9编解码器实现有显著的性能和效率提高,特别是在移动设备上。除此之外,Vidyo的VP9编解码器与WebRTC完全兼容,并且还兼容使用WebM VP9编解码

HEVC,VP9以及视频编解码的未来

作者:Nick Kraakman(原文链接) 翻译:刘通                   我最近使用了一些VR平台(包括YouTube,Jaunt,Littlstar和三星VR)对比了编码设置。对比结果是,除了YouTube以外,所有上

WebRTC M57分支版本更新声明

作者:Anatoli Davidson(原文链接) 翻译:刘通   M57          WebRTC技术M57分支。   概述          WebRTC M57,目前已经登录Chrome测试版中,并且Andr

介绍一下Microsoft Edge中的WebRTC 1.0以及交互实时通信技术

作者:Bernard Aboba & Shijun Sun(原文链接) 翻译:刘通          我们很高兴的宣布在Microsoft Edge浏览器中,已经支持了预览版的WebRTC 1.0 API,以及H.264/AVC和VP8视频编解码器,以及夸平台和浏览器的可交互视频通信解决方案。  &n

WebRTC对于电池寿命的影响

作者:Chris Kranky(原文链接) 翻译:刘通   WebRTC继续着通过基于codec的硬件来改善电池使用量的工作。让我们来看看结果如何。            视频codec的改善也带来了很多其他改变,于是我与我在Tokbox的同事们(Christian Ferran和Sridhar B